多地出台落户新政策,释放了什么信号?中山入户政策会如何变化?

时间:2020-12-30 21:18:18   关注:2554   来源:新华社新闻   编辑:智衡教育

进入12月,广州、无锡、青岛、福州、苏州等至少5个城市发布落户新政策,降低落户门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两个省会城市,福州推出落户“零门槛”;广州正在征求公众意见的“差别化入户”被称为最宽松一线城市落户政策:只需满足大专或技校学历、社保满一年、年龄在28岁及以下即可在7个行政区落户。

大专技校学历或可落户广州 “零门槛”落户福州

12月25日,广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最新通知,毕业院校为“双一流”建设高校的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学历的青年人才在引进单位参加社会保险即可入户。此前,这一类青年人才入户需连续缴纳社保满6个月。

12月16日,该局公布了《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根据办法,广州落户门槛或大幅降低:只需满足大专或技校学历,社保满一年,年龄28周岁及以下,就能在广州7个非中心城区的行政区落户。

另一个省会城市福州,直接推出了落户“零门槛”。12月11日,福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降低落户条件壮大人口规模的若干措施》,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不设学历、年龄、就业创业限制,外省市人员均可申请落户,同时降低集体户设立条件。

此外,无锡12月8日实施《无锡市户籍准入登记规定》,全面取消了高校和职业院校毕业生、留学归国人员、技术工人等群体的落户限制。

12月14日,青岛《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到,继续放宽中心城区落户政策,主要涉及学历人才、技术技能人才、国内普通高校专科及以上学历层次的在校大学生等人群。

今年以来,有天津、重庆、南昌、杭州、苏州、青岛等10多个大中城市放开落户限制。9月,上海松绑落户政策,放宽了高校应届毕业生的落户范围和难度。下半年以来,知名电商主播李佳琦、演员和歌手杨超越先后被上海作为特殊人才引进落户,更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认为,从各地的落户新政策可以看出对人才的渴求,新业态的兴起也重新定义了人们对人才的理解。网红、主播、制作人等弄潮儿拥有一技之长,对拉动经济、带动就业、提升文化都有很大作用,很多城市意识到这点,在吸引多样化人才方面发力。

珠海市原来要求职业资格证需要工作相关才可以入户,自12月以来,也进一步放松政策,凡是在职业资格目录里面的工种都可以落户珠海,对社保和非全日制学历也放开了。

2021年中山落户政策如何?

中山落户政策,2017、2018、2019年是技能人才入户中级工需要1年社保,大专学历毕业证也需要1年社保才可以落户。2020年6月,中山放宽了入户政策,由原来的中级工或大专学历入户1年社保放宽到6个月社保,截止到现在,还没有推出新的政策。2021年,中山落户会有新的政策吗?小编个人看法如下:

中山市属于三线城市,对比珠海和惠州,城市竞争力要比中山好,目前惠州和珠海落户政策都已经进一步放松,中山要想和惠州、珠海竞争,中山政策必定会再放松,具有怎么放宽,小编分析有如下几点:

1、随着职业资格证改革已经进入尾声,大部分职业资格证已经退出了职业资格目录,国家推出新的技能等级证,如果政策不变动,中山2021年落户中山的人群会断崖式递减。新的技能等级证可以用来入户是势在必行的,只是时间问题。对于那些没有考职业资格证的朋友们,不用悲观。

2、目前中山市小榄镇入集体户还是比较麻烦的,小榄镇常住人口在中山是数一数二的,为了吸引人才,预计还有进一步放宽政策。

3、展望未来,中山市政府为了提高城市竞争力,必定会加大投入城市服务基础设施,比如,中小学目前还是很紧缺的,扩建学校势在必行。唯有提升城市服务能力,才能留着人才,对于一个三线城市来讲,要留着人才,首先要留着人口。人口红利、人才红利一把抓。

4、对于纳税、投资入户,我想还会有放宽政策的可能,是不是是个公司就可以享有入户指标,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抢的是人才红利,拼的是城市竞争力

专家认为,从各个城市公布的落户政策可以看出,一线城市对年龄和学历还有一定的门槛,更注重吸引高学历人才,二三线城市在竞争中逐步由抢人才发展到抢人口。针对广州的落户政策调整,华南师范大学人力资源研究中心主任谌新民认为,广州人口调整与城市经济结构和产业需求结构相关。一方面,广州一二三产业齐备,既需要高端人才,也需要技能人才;另一方面,广州的产业结构逐渐向高新技术产业、先进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转型、优化、升级,这同样需要人才支撑。“特别是在许多外围郊区,对产业结构转型的人才需求更为强烈。而此前通过积分入户等方式增加户籍人口,速度太慢,赶不上形势发展需要。”谌新民说。专家分析,从全国范围来看,新一轮城市抢人背后折射出中国城市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变化。一方面经济转型迫在眉睫,相关产业及其人才资源重要性凸显。另一方面老龄化趋势加剧、生育率下降,适龄劳动力人口难以满足城市需要。在此背景下,更多人才和年轻劳动力就意味着城市发展有更多动力。中央财经大学人力资本与劳动经济研究中心12月发布的《中国人力资本报告2020》显示,1985年至2018年间,全国(不含港澳台)劳动力人口(包括学生)的平均年龄从32.2岁上升到38.4岁。国家统计局2019年的数据显示,2012年起,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连续7年下降,7年间减少2600余万人。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长发表示,城市区域经济的竞争取决于人才竞争,但当前不少城市面临劳动力和人才供求的拐点,叠加经济层面影响,导致城市更加“求贤若渴”。与此同时,本轮抢人也折射出城市对人口作用的认识深化。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分析,城市的本质是人口的聚集,人才从人口中产生。以往理念是人口增加就意味着城市财政负担,现在人们更多看到人口增加带来促进消费、拉动经济的作用。“过去城市接纳外来人才落户时考虑更多的是成本以及当地的人口承载能力,而现在不少城市认为人才不是成本而是资本。”谌新民说。


相关新闻